对此

来源:http://www.tcpt88.com 作者: 2021-02-03 02:50

在西安,打车难难于上青天,这是群众的普遍反映。对此,郑小平说,出租车是对特殊人群的一般服务,对一般人群的特殊服务。“我们不鼓励大多数人出行首选出租车,鼓励大家出门坐地铁、公交、线路中巴等公共交通。”

对此,郑小平说,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,西安作为一个拥有常住人口850万的城市,出租车行业的无序发展,将会给城市管理带来极大困难,其后果不堪设想。

郑小平给记者算了一笔打车账:“1992年,出租车起步5.6元,加2.5元的燃油补贴,3公里起步就是8.1元。时隔22年的今天,2公里起步,6元起步价加1元燃油费,也就是7元,原来是3公里现在是2公里,再加上1公里1.5元的运价,也就是8.5元。实际上22年只增长了4毛钱。”

郑小平说,目前西安市共有出租汽车12135辆,企业有8116辆,私人车是4019辆。2013年,西安出台政策,对合同到期且开够5年的,最高份子钱是6095元(含五险一金),自己有养老统筹的,减少1000元,最高不能超过5099元。这样的份子钱,是交通局和协会共同委托第三方测算的。

他说:“有些国家或者城市也搞过无序发展。比如台湾,一个人口不到2000万的地方,除了在大陆和国外的人口,常住人口只剩下1000多万。而在台湾出租车发展最顶峰的时候数量已经达到十一二万辆,大家都挣不到钱,最后出租车的数量还是降下来了。”

郑小平说,出租车行业有严格的管理,从车辆运营证到车辆保险等各个环节都对乘客有所保障,而专车服务在这一方面极其欠缺,需要政府部门严格管控。

他说,打车难首当其冲的原因就是运价过低,需要市场调节。“设立的士港湾、建立gps二级叫车平台、错峰出租车交接班都能对打车难有一定缓解作用。”

郑小平告诉记者,打破垄断之后出现的一些不可控制的局面,也许比现在打车难更加可怕,打车难的问题有待进一步、深层次的讨论和研究,而不是盲目的打破垄断。

而对于广泛关注的份子钱去向问题,郑小平说:“这些钱主要用于驾驶员的五险一金、出租车企业的管理成本、折旧费用等,每辆车企业的真正利润只有几百元钱。”

对于出租车难打、拒载、拼座等乱象频发,有媒体报道直指份子钱过重,全国多地甚至出现罢运的现象。对此,郑小平说:“西安出租车行业目前的分子钱适中,属全国中下水平。”

正在召开的2015陕西两会上,省人大代表、西安出租车协会会长、西安前进集团董事长郑小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专车服务需要运营手续,保障乘客安全,是否合法还需职能部门下定论。

“滴滴、快的打车等互联网专车目前处于无序发展的状态,这些将会对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,扰乱正常的市场环境。”郑小平说,专车服务队伍里,夹杂着很多私家车和社会闲散车辆,乘客安全无法得到保障。

陕西省“两会”前,西安出租车调价听证和专车服务的讨论,备受社会各界热议,加之沈阳、南京出租车罢运,打破出租车行业垄断成为解决出租车打车难等问题的舆论轰炸点。

郑小平说,现阶段他个人不赞成专车服务,这种方式是很方便,但还不规范,不规范市场就会乱。

他建议,政府应该在加强管理、提升文明行车、保障优质服务上下功夫,同时真正把利润空间让给经营者,这样才能缓解出租车乱象,从根本上解决打车难的问题。(完)